全本txt电子书免费下载

本站域名改为: www.177shu8.net(1一)(7起)(7去)(shu书)(8吧).net [请收藏本站]

返回首页

《日本聊斋_阴阳师格式》[全本完结]txt下载

书籍类型:TXT电子书 书籍语言:简体中文 书籍大小:0.28 MB 书籍状态: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全本完结 运行环境:手机/电脑/MP3/MP4 书籍作者:cyl 发布时间:2011-05-08 解压密码:www.177shu8.net 下载次数:
书籍简介:

1.有鬼盗走玄象琵琶

说个奇妙男子的故事。
若要打比方,故事中的男子,就像朵随风飘荡,悬浮在夜阑虚空的云。
我们看不出飘浮在黑暗中的云朵,瞬息间形状会有什么变化,但持续注视,却会发现云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形。明明是同一朵云,形状却无法分辨。
这正是那样一个男子的故事。男子名为安倍晴明,是阴阳师。
据说他生于延喜二十一年,正是醍醐天皇的时代,不过,他的生卒年和此故事没有任何直接关系。或许不去判明生卒年为何时,反倒能增添故事的妙趣。
总之,暂且不要在意这问题。
我打算顺其自然,让故事随心所欲的发展。要叙述安倍晴明的故事,这种写法应是最恰当的。
平安时代——是个暗昧尚存的时代,当时有不少人对妖魔鬼怪的存在仍深信不疑。这时代,妖魔鬼怪不住在水远山遥的森林或深山穷谷中,无论是人、鬼、或阴魂,都同时存在于京城暗处,有时甚至会屏气敛息地与人同居一个屋檐下。
阴阳师……简单说来,大概可以说是占卜师吧。虽然也可说是幻术师或灵媒,但两者都不够确切。
阴阳师懂得观星宿,通晓人相学。不但会看方位,也会占卜,更会画符念咒致人于死地,还会施行幻术。对于人们看不见的力量——例如命运、灵魂、鬼怪之事,都深知原委,并具有支配这些神工鬼力的技术。
这是服事朝廷的官职之一,朝廷内甚至设有阴阳寮。
晴明本身自朝廷授受了“从四品下”的官位。
从一品是太政大臣。
从二品是左右内大臣。
从三品是大纳言、中纳言。
依晴明的身份地位,在朝廷中应该有很大的发言权。
有关安倍晴明的事迹,《今昔物语》中记载了几个很有趣的小故事。
据说,安倍晴明自幼时便追随一倍名叫贺茂忠行的阴阳师习道。
而且,从那时起,晴明就显示出其阴阳师的特殊才能了。
似乎是一种天才。
《今昔物语》中记载,晴明还是少年时,某夜,跟随师傅前往下京。
下京在今日的京都南部。
一行人乘车自皇宫出了朱雀门,再穿过朱雀大路,直到京城南方尽头的罗城门附近。
从皇宫中心到罗城门,约有八里多的路程。
一行人乘车出发。
《今昔物语》中没说明是什么车,或许是牛车吧。
也没说明为何非得在夜晚去下京,可能是忠行想和老相好幽会。在这个故事中,这种设定比较相称。
晴明也在随从行列中。
忠行独自坐在车内,随从徒步。
包括晴明在内,随从应该只有二、三人。一人牵牛引路,一人提灯照明……另一人应是年少的晴明。书中虽未明记他当时的年龄,不过,可以想像那时的晴明大概不过十来岁。
其他随从可能身着整洁体面的布服,而晴明身上大概是略微陈旧的窄袖裤裙便服,还打赤脚。晴明所穿的,应是他人的旧衣。
虽然身上穿的是旧衣,不过,若是他那眉清目秀的五官,凛然鲜明地焕发与生俱来的才气,的确是煞有介事,架势十足。然而,事实上应该不是如此。晴明的容貌显然很端正,但外观必定跟一般同龄孩童无异,乍看之下,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凡童。
或许,晴明是个不时有些老成言行的奇异少年。
偶尔,师傅忠行会在少年晴明的双眸中,发现他眼底蕴含着与众不同的才气。不过应该仅只于此,并未大惊小怪。
忠行是经历了这天夜晚的事件后,才首次觉察晴明内蕴的天资。
言归正传。
牛车悠闲的前进,来到京城尽头附近。
忠行正在车内呼呼大睡。
走在牛车一旁的晴明,不经意地望向前方,发现前方有诡状异形的东西。
迎面朝牛车方向走来的那一伙人,不正是青面獠牙的恶鬼群辈吗?
晴明转头望了一下其他随从,似乎没人看得见那批恶鬼。
他赶忙打开牛车车窗,喊:“忠行师傅……”
叫醒忠行后,晴明告知自己方才看见的光景。
醒来的忠行从窗口探头望向前方,果然看见一批恶鬼迎面而来。
“停车!”忠行吩咐随从,“大家快躲到牛车背后,屏住气息不要乱动,绝对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声响。”
说完,忠行施行法术,让恶鬼看不到牛车与一行人,与恶鬼擦身而过。这夜以后,忠行便时时刻刻让晴明跟随在自己身边。
书上说,忠行将自己所知的阴阳道,悉数传授给晴明。
《今昔物语》中描述:

有如腾出瓶中水。

意思是说,本来将在贺茂忠行这只瓶子中的水——也就是阴阳家之学,原封不动地全部倒入安倍晴明这只瓶子中。
忠行过世后,晴明宅邸修筑在土御门小路以北、西洞院大路以东。
自皇宫中心的紫宸殿看来,宅邸位居东北方——换句话说,正是艮位。
艮,鬼门也。
平安京东北方有比叡山延历寺,皇宫东北方有阴阳师安倍晴明宅邸,这种双重构造,当然并非偶然形成。
早良亲王由于涉嫌藤原种继暗杀事件,遭受废太子科刑,平安京的外型与构造,正是为了制止早良亲王的冤魂向桓武天皇报复而设计。
因此,桓武天皇舍弃只住了十年的长冈京,重建了平安京。
然而,这些都是晴明出生前的往事了,与这回的故事没有直接关系。
再度言归正传,回到《今昔物语》。
话说……某天,一位老法师前来造访晴明那栋位于鬼门方位的宅邸,身边跟着两个十来岁童子。
“请问有何贵事?”晴明问。
“在下来自播磨国。”法师回道,“名为智德。”
老法师报出自己的名字后,说明来意。
在下早就极想学习阴阳道。素闻此方面,您是出类拔萃的首席阴阳师。能不能请您教授在下一斑半点阴阳学……
智德老法师向晴明略述如此原因。
……啊哈。听了老法师的来意,晴明心里有数。

此法师必然熟谙此道,故欲考验吾来也……
这法师一定擅于阴阳道法术,因而刻意来试探自己——晴明察觉了老法师的真面目。
……伴随老法师的那两名童子,大概是识神吧。
识神,亦是式神。发音是“しきしん”(shikishin),也可念成“しきがみ” (shikigami)。四国现存的阴阳道流派之一“いざなぎ(izanagi)流”,则称之为“式王子”。
是一种平素看不到的精灵。
谈不上是上等精灵,算是杂灵。阴阳师能够施法使这些杂灵化为识神,并操纵他们,只不过操纵的杂灵程度不一,或下等或上等,完全取决于阴阳师能力。
“原来如此。”晴明边点头,边暗地赞赏,……这老法师的能力还不错。
这位智德老法师带的随从识神,换做只对阴阳道一知半解的阴阳师,绝对无法操纵。
“来意知道了,但是今天凑巧有事,腾不出空来……”
晴明要老法师今天暂且先回去,日后择个吉日欢迎再度光临。
边说,双手边伸进衣袖悄悄结印,口中低声念诵咒文。
“那么,将择吉日再访……”
老法师搓了一下手,再将手搁在额上,告辞离去。
然而晴明却文风不动,挽着胳膊立在原地,仰望天空。
不久,猜想老法师已经走了二百公尺左右时,又见老法师自洞开的大门走进来,边走边探看可以藏身的门廊或台阶暗处。
老法师再度站在晴明眼前。
“老实说,明明应该一直跟在我身后的那两名童子,突然不见踪影。能不能请您还给我?”老法师说。
“还给你?”晴明装糊涂答道。“我没做什么呀,跟你一道回去的令公子最清楚了。我只是站在这儿而已,怎么可能藏匿两名童子?”
老法师听毕,向晴明俯首请罪:
“对不起,实际上那并非童子,而是我操纵的识神。今天登门造访贵府的目的,是想试探您的力量。我已知自己技不如人,请原谅我。”
老法师不知如何是好。
“喂,你要试试我也可以,不过半瓶醋的技俩可骗不过我……”晴明突然转变语调,得意地笑了一下。
嘴角浮现一抹虽不至于粗俗,却也不怎么高雅的微笑后,低声念诵起咒文。
刚念毕,只见两名童子马上自门外跑进来。
那两名童子手上各自提着酒瓶和下酒菜。
晴明顽皮地说:“我让他们去附近买酒菜。你们让我很愉快,这些酒和菜就带回去吧……”
——若真如此写来,故事也许比较有趣。不过,《今昔物语》中没这么描述,只说两名童子跑回来而已。
老法师心悦诚服,兴奋的脸都红了。
“虽说自古以来操纵识神并非难事,但我未曾见过有人能藏匿别人操纵的识神,可见您的力量确实非凡。”
老法师坚持要当晴明的入室弟子,并写下名牌递给晴明。
一般说来,术士绝不会亲笔写下自己的名字,交给同样是术士的人。这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。
《今昔物语》中与晴明有关的记述还有一段。
话说某天,安倍晴明出门拜访住在广泽的宽朝僧正。
很多年轻的贵族子弟、僧侣,都趁机向晴明搭话。由于大家早就听闻有关晴明的种种风声,谈话内容自然都集中在法术上。
有人直截了当的问他:“听说您能操纵识神,那么您也能操纵识神杀人吗?”
“一开口就问人家专业的奥义,你也太冒失了吧。”晴明可能还故意横眉竖眼地瞪视提出问题的贵公子。
看到公子眼里害怕的神色,内心得意洋洋,再微笑说:
“不,想杀人没那么简单。”
待公子安下心后,或许又加一句:
“不过,倒是有很多方法。”
另一位公子插嘴问:“那杀只小虫应该很容易吧?”
“哦,没错。”
晴明回话时,庭前刚好有五、六只蛤蟆跳来跳去。
公子又问:“您能杀其中一只吗?”
“当然能,我能杀它,可是……”
“有问题吗?”
“我的确能杀那只蛤蟆,杀了之后,却无法让它复活。无益的杀生是造孽……”
“拜托,请表演一次就好……”
“我也很想看看。”
“我也想看!”
“我也想看!”
年轻公子与僧侣全聚集过来。
姑且不论与晴明有关的谣传是真是假,大家感兴趣的不外乎晴明的法术。好奇心令他们双眼炯炯发光,想实际瞧瞧法术到底有什么威力。对他们而言,如果晴明百般推托,不当场评选活动,其实也无所谓,反而可以留下“那男人有名无实”的话柄。
晴明瞪了大家一眼,嘀咕一句:“你们真是造孽。”然后伸出右手。
洁白手指夹住垂落屋檐下的新绿柳叶,漫不经心地摘下。
随手抛出柳叶后,口中念念有词。
柳叶飞往空中,轻飘飘飞舞而下,落在一只蛤蟆身上。刹那间,蛤蟆立即粉身碎骨,一命呜呼,碎肉和内脏四处飞溅。
《今昔物语》中描述:

众僧见状,皆惊魂失色,战栗不已。

家中无人来访时,晴明似乎经常使唤识神。
明明家中不见人影,但板窗会自动闭合,即使无人动手,大门也会自动关上。
晴明四周似乎会发生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。
杂然翻阅其他有关晴明的资料,可以发现不少类似智德法师与蛤蟆等事的记载,看样子,晴明好像很喜欢用法术吓人。
吓人似乎是他的乐趣。平日一本正经装模作样,其实也有孩子气的一面。
以下只是我的想像。这名为安倍晴明的男人,虽在朝廷做官,却不拘小节、马马虎虎,对民情物理了如指掌。
高个子,肤色白皙,眉清目秀,是相当俊俏的美男子。
当他衣冠楚楚、举止风雅地在宫中悠然漫步,所有女人一定都七嘴八舌地盯着他。
想必也收过几封来自贵族女子、写满柔情密意的情书。
在朝廷处事圆滑、八面玲珑,不过偶尔也会表现出狂妄粗鲁的态度。
“喂!”——很可能一不留神就这样称呼天皇。
嘴角时常挂着文质彬彬的微笑但有时也会露出卑劣笑容。
由于阴阳师是特殊的职业,他不但必须精通歪门邪道的暗事,又由于身在宫中,更须识礼知书。
中国古诗大略都能背诵,和歌才华更不用讲了。至于乐器,琵琶或者笛应该也相当熟练。
我想,平安时代是典雅的黑暗时代。
此刻,让我开始来讲述这位男子的故事。他宛如随风飘荡的云朵,超然自逸地飞舞在雍容文雅且惨恻的黑暗世界中。

水无月初,源博雅朝臣来到安倍晴明宅邸。
水无月是太阴历六月。相当于现代七月十日又过几天。
梅雨期还没结束。连续下了几天雨,今天罕得放晴。
不过,倒也不是阳光灿烂的晴天,只是天空泛白的像贴了一张薄纸。
清晨时分。
湿润的树叶和花草光鲜动人,空气沁凉如水。
源博雅边走边观看右方晴明宅邸围墙。
那是大唐建筑式围墙。
胸至脸部高之处有雕饰,上面是唐破风式装饰屋瓦。令人联想起寺院围墙。
博雅身上是圆领公卿便服,脚下是皮靴,由鹿皮制成。
空气中飘浮着无数比雾气还细微的水滴。光是走在其中,衣服便会吸进水气而变重。
源博雅朝臣——身分是武士,左腰佩带长刀。
看来年约三十六、七岁,行步和举止虽流露出武士特有的粗枝大叶,容貌却不粗犷。
长得一副老实样,表情却无精打采。
脸上显得闷闷不乐,脸中似乎怀有忧虑。
博雅立在大门前。
大门没关,门户大敞。往里头探望,可以看见庭院。
满院子的应时花草青翠繁茂,还残留着昨晚的雨滴。
简直像一座破庙——博雅的表情如是说。
庭院虽还不到荒野的地步,却看得出几乎从未修整。
这时,一阵甘美香味飘进博雅鼻腔。
博雅立刻明白个中道理。
原来,草丛中有一株高大的老藤树,茎上有一串迟开的紫藤。
“不知晴明真的回来了没有……”博雅喃喃自语。
虽然深知晴明那任由花草树木自由从生的作风,但这庭院似乎也太不像话了。
博雅叹了一口气,突然发现一个女人从正房走出来。
明明是女人,身上竟然穿着狩衣。
女人来到博雅面前,微微颔首请安:“恭候光临。”
是个二十出头、鹅蛋脸的漂亮女人。
“你在等我?”
“吾家主人说博雅大人大概快驾临了,吩咐我出来迎客带路……”
怎么知道我会来?博雅不明所以地就在女人身后。
木板房间上铺着榻榻米,晴明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望着博雅。
“来了?”晴明开口。

下载地址